中國著名異議作家、劉曉波生前好友余杰談劉曉波去世 ◎VOA 2017-07-14

  • 美國之音

 余杰民運人士(Yu Jie, Chinese Dissident) (美國之音宋德成)

余杰民運人士(Yu Jie, Chinese Dissident) (美國之音宋德成)

劉曉波逝世後,中國著名異議作家、劉曉波生前好友余杰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楊明現場電話採訪。以下是余杰的談話要點。

余杰說:“我聽到這個消息非常的痛心、憤怒。第一,這不是劉曉波一個人的悲劇。這是整個世界的悲劇。這是西方對中國在六四後近三十年人權外交完全失敗的一個標誌性的事件。這次中國當局在全世界面前表演了殺害劉曉波的整個過程。但是全世界就是這樣看著,完全沒有辦法制止。”

余杰說,這次事件的嚴重性跟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墨尼黑會議差不多,下一步如何制止中共政權作惡,這個政權不僅要吞噬劉曉波這樣的人的生命,而且它還會對外擴張,窮兵黷武,會比當年的納粹德國,比當年的希特勒更壞。“

余杰說:這個事件唯一的正面的結果,就是讓全世界的人民看到這個政權的冷酷和邪惡。如果經過這個事件之後,美國、日本和歐洲幾大經濟體聯合起來,對這樣一個邪惡政權進行製裁,未來才有希望。

余杰說,第二個很悲哀的是國人的麻木。中國國內知道劉曉波的人不到百分之一。大部分人都麻木不仁,所謂的中產階級群體,他們從技術上來說,從經濟上來說,完全有能力“翻牆”看海外的消息,來了解劉曉波,關心劉曉波,包括天安門母親“六四”難屬等等,但他們都沒有這樣做,而是滿足於中國經濟的成長,滿足於當中國奴才的歲月。中共的迫害,不僅僅是對劉曉波他的喪鐘,而是所有的人而鳴,所以這些麻木的、怯懦的國人未來也會自嘗苦果。

余杰說,我們不能因為劉曉波先生去世而完全不作為。他的妻子、劉霞女士還被中共嚴密控制,她沒有任何罪。她從2011年到現在被非法軟禁了長達7年的時間。下一步應如何整合國際社會的力量,來拯救劉霞女士,滿足曉波生前的願望,讓她到西方來自由的生活,這是我們要做的。

余杰說:“我目前在台灣編輯和出版劉曉波的文集,我將在未來幾年堅持和加快這項工作,預計將出版十卷本的劉曉波文集,陸續在台灣出版。原計劃每年出版兩本,今年出版第三和第四卷。三年以後,十卷本全部出版,到時候,劉曉波原來的刑期服滿,可以出獄了,我作為一個禮物送給他。但是,現在這個願望沒有辦法實現了。我會堅持做這項工作。儘管他的生命已經終止,但他的思想,他的精神要傳播,要讓更多的國人知道,要在未來中國民主化的進程中,劉曉波的思想成為催化劑一樣,能夠發揮重大的作用。”

關於劉曉波的政治遺產,余杰說:“劉曉波先生從1989年的民主運動,到2008年的《零八憲章》的20多年的時間裡,貫穿著非暴力反抗的思想和精神。我認為這也是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一個重要原因。這個思想對未來中國的轉型非常重要,儘管現在劉曉波被中共虐待致死,甚至是謀殺,他也不會認為他的理想就會破滅了,未來中國就會用暴力革命,用殺戮來復仇。我們如果真正要紀念他,要把他的非暴力抗爭,他在法庭上最後的宣告“我沒有敵人”,這樣的思想一直要堅持下去。因為,如果採取暴力抗爭,中國歷史又陷入一個跟歷代王朝更迭一樣的、以暴易暴的惡性循環當中。中國就永遠沒有希望了。

關於劉曉波思想的超前性,余杰說:“劉曉波認為,人權高於主權。每個人的自由、幸福、尊嚴,比起所謂的國家統一這些宏大的理想要重要。劉曉波在80/90年代末在香港訪問時說,中國要民主化,要做300年的殖民地。儘管這個看法引起很大爭議,但是後來他也不收回,一直堅持這個觀點。我認為,他的思想能夠破解“大中華”、“大一統”這種2千年專制主義的傳統,讓未來中國的建構,他已經在零八憲章中提出一些設想,比如說,聯邦制、邦聯制,甚至像英聯邦那樣很鬆散的國家組織的建構形態。這些都是他非常重要的思想部分。”

黃美惠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

*